伯瑞斯・维科夫斯基

伯瑞斯 ・维科夫斯基 最初是俄罗斯国家男子体操队的一名杰出选手,后来发现自己对教练的兴趣远远超过表演。 他毕业于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并获得了体育科学位,特别专精于运动教练。 1978 年,他移民到了加拿大,在这个国家他必须很快地调整自己的教练风格,以便融入当地的业余运动环境。他很成功地爬升成为加拿大国家蹦床和竞技翻腾队的首席教练。 1993 年,他受到太阳剧团的赏识,成为在拉斯维加斯的驻场演出 Mystère 中的翻腾技巧顾问。

伯瑞斯丰富的特技专业知识,很明显地是太阳剧团所急需且必须马上锁定雇用的专业人才。他最初的职位是特技培训部门的首席教练,后来迅速升为目前的特技表演和教练指导总监 (Director of Acrobatic Performance and Coaching) 。他负责教练的指派、发展和管理工作;指导他们选择合适的训练策略;设计改良教练整体训练方式来迎合剧团目前和将来的需要。 除了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外,他还直接参与了剧目创作中特技动作的设计工作。

  • 伯瑞斯・维科夫斯基
  • 蒙特婁
  • 特技和教练指导总监

您如何指导一位运动员从运动世界转型成为一个舞台表演的艺术工作者?
最重要的是要确定每个人对自己已有的成就有很深切的体认。我们告诉他们:“你们已经达到令人瞩目的成果,也拥有了杰出的各种技能。现在,我们要用你们的这些技能发挥在不同方式的不同的环境里。"

在现代多样化学习的思维里,不当的速成法不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 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会介绍整体多样化的学习环境: 在学习过程中,要将特技技巧和艺术风格两种元素交织融合在一起。 当演员到达蒙特利尔后,我们就会立即开始对他们进行 密集 艺术训练。 当然,我们也同时介绍特技的要素。 当时机成熟,我们就会将两者合二为一。 在理想的培训环境中,这两种要素应该始终交织融合在一起。

此外,专业心理发展对我们也很重要。 剧团是一个非常不同的环境,表演心理学家帮忙重新塑造一个艺术工作者应有的专业态度、注意的焦点和敬业精神。 在运动领域的世界里,他们习惯于大量的体能训练,但却有较少的表演机会。 而在我们的世界里却恰恰相反,我们更注重的是表演,运动训练会少很多。 从这个角度来说,表演也是运动训练的一种形式。 同时,你们也对大众有一种责任: 你��的演出不可以被看成只是一个训练。

在加入太阳剧团后,运动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加入我们剧团的大部分来自非常的杰出的运动阶层。他们非常习惯及认识自己过去的环境。 他们每个人各有专长,且有能力在最迫切的时刻发挥极致的表现出来,整年处于所谓的竞争状态。

当运动员加入剧团后,会有很巨大的发掘。 我们将他们放在不同的环境中。每周他们有 9-10 次的表演机会。他们用他们不曾看过或试过的道具来表演。逐渐地他们的艺术训练使他们了解并学习到表演不是杂耍,表演是为了给于大众。 特技技巧只是用来激起情绪的一种工具。 这样的发现也成为值得兴奋得一部分。

您如何描述您的创作理念?
你必须一开始就拥有这样的理念 - 一切皆有可能。 这是每一个创作过程的根本,无论是训练环境、演出或技巧的发展等等。 如果你一开始就认为 这是不可能,就会严重阻碍创新和创作的步伐。

这是一个奇特的双面性事实,我们既要深思熟虑,且合乎情理。 在创作过程中,大家很有可能会被创作新节目所带来的热情和兴奋感淹没。 但是,我们的创作是持续性的、始终如一的,在巡回演出中可能要一年上演 350 次,而在驻场演出中可能要 450 次。

所以说,特技是一种表现方式,而不是学习的终点。 它可以创造出轰动的效果,这也是人们来看太阳剧团所期望看到的东西。 但是,很多不同的表现形式可以创造出轰动的效果。 所以说,特技和对立的杂耍都只是表演的一部分,并不是轰动效果的唯一表现模式。

您认为特技在太阳剧团的演出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如何将其融入其他的要素里面?
特技是剧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创作剧目时,人类身体的具体表演是 Guy Lalibert é 愿景的核心部分。 而人类身体的具体表演和技能中的动作部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 也是一个中心的要素。 但是,如果没有优美的舞蹈、亮丽的服饰、出色的化妆、非凡的音乐、杰出的舞台照明和卓越的舞台布景,特技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当然,如果没有特技,表演也会大打折扣。 这也就是为什么剧团的每一个特技元素或其目的必须是世界一流的原因。

您对太阳剧团将来的演员具有哪些建议?
这条道路不容易,但是却令人兴奋。 这是一个加入职业演出的机会。 虽然你们在肉体、精神和情感上都要付出很多, 但是得到的回报也是前所未有的。 这里没有裁判员,只为观众而舞动!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也是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