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德• 夏浦

乐队指挥,作曲和音乐改编

  • 克劳德• 夏浦
  • 蒙特婁
  • 乐队指挥,作曲和音乐改编

« 在一个该行业倾向统一的时代,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 的音乐使形式与风格的爆炸成为现实。 »

我从 4 岁开始学习钢琴。生长在一个总是鼓励艺术的家庭,从青年时代我就决心投身于艺术。 20 年当中我作为伴奏,音乐改编和乐队指挥与知名的艺术家在舞台上以及录音棚里一起工作。与此同时,我发展了对声音技术和 midi 的浓厚兴趣,这成为我以后所选择的事业的一个关键优势。我相信所有这一切因素一起很自然地把我带进了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的世界,当 1994 年作曲 家 René Dupéré 为演出 Alegría 寻找乐队指挥的时候。

多方面的积极撞击

这是第一次我参与到如此长时间的演出: 2 年中超过 600 场次演出。毫无疑问,这一特殊的背景使音乐的诠释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并且获得了对舞台艺术的更广泛的认识。

和来自不同风格与文化背景的乐师们的相遇也成为了有益的因素,不论是在个人交往方面还是音乐交流方面。这鼓舞了音乐与舞台动作的不断调整,同时保持了音乐视点的紧密一致和观众欣赏的适应性。

此时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练习自己作品的感觉,这将给我追求新的创造的欲望。因此我向 Benoit Jutras 自我推荐成为演出 Quidam 的作曲,再一次进行美国之旅, 3 年中完成 1000 场演出。在 Quidam 中我引进了一种新的 Midi 技术,这使我们可以从已经录制好了的素材随时修改音乐的结构。

自从 1999 年,我作为音乐与技术顾问参加了大量的制作,参与了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 不同的创作过程以及和演员挑选部门合作的几个项目。

创作的需要,追求创作的新境界

在我眼里,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 把舞台艺术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个新的空间,在这里梦想与无意识成为主人。而音乐的世界在此得到完美的统一。 在一个该行业倾向统一的时代,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 的音乐使形式与风格的爆炸成为现实。

这是为什么兴趣广泛和精神的开放成为挑选候选演员的条件之一,除了具有卓越的节奏感,准确的音乐表现和记忆乐谱的能力等优势之外。同时还有在保持诠释质量的同时对临时改变的快速适应能力。所以一个乐师在需要加长乐曲的一部分或减去一部分的情况下能够推论的能力就变得十分重要。

特别是在一个演出的创作阶段,指挥,乐师和歌唱演员通过他们的表演和发现贡献出一个声音,一个对音乐作品的想法,而这往往成为整个制作集体创作灵感的源泉。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个体的创造贡献都给最后的演出带来不同的惊喜。但是不要忘记总有一个作曲将负责一个总体的构想,然后首先把意图给指挥以保证整个演出中的风格的一致。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 ,团队精神,专业化和对他人工作的尊重等信念融合在一起保证了精华的质量以及充分实践独特的经历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