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乐帕奇

多种乐器演奏家乐帕奇不仅是技艺高超的剧作家,还是著名的舞台导演、演员和制作人。剧评家们在国际上已经承认其作品的原创性,他创作并带到了舞台上的作品推动了文艺演出的 发展,特别是通过新技术的使用。他的作品已获得许多奖项,其中包括杰出的 2007 年欧洲戏剧奖。

  • 罗伯特•乐帕奇
  • 蒙特婁
  • 舞台导演
在您与太阳剧团 的合作项目中,对于合作的演员您采用什么方法?

采用的方法不同于剧院中常用的方法,因为太阳剧团的演员主要不是以语言的方法来表演 — 通过激发而不是语言来表达。这需要更富有感召力的表演;还要用到演出中很少用到的心理或戏剧性框架。这意味着演员必须接受能力强、具有多种技能,并热切地渴望实现超越自我。

在 KÀ — 更普遍是在太阳剧团中 — 我们身处超戏剧、非戏剧的境界中。无论什么都比真实生活中要大:手势、动作范围以及做所有这一切动作所需要的力量,更不用说声音表达时使用的音量。 . .因此,我们面临的是超人类的表演。对于艺术家 — 演员或其他 — 要求可以超越自我并要有更为广泛的认知。

来到太阳剧团 的演员经过大量的培训、具有丰富的经验,并且表演自然,对他们扮演的人物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首次来这里时,他们最需要体现所扮演人物的活力,与其他人物进行 互动。活力是非常特殊的东西 — 虽然它可能会破坏演员的平衡,但仍然是沟通感情的特定 桥梁。基本上,与日本 kabuki 戏剧、希腊戏剧和形体戏剧如 commedia dell’arte 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现代演员必须调整为这样的形体表演。

与各种不同背景和民族的演员一起工作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

这一国际化的社区反映了太阳剧团 演出的美丽之处。语言障碍、文化冲突和处事方式 — 所有这些都促使人们加强交流、相互听取不同意见并达成协议。

联合力量与太阳剧团一起创建演出,尽管宗教、民族和语言各不相同,还是成功地传达了这样的印象:我们都来自同一个世界。演出本身所描绘的世界。创作的演出是国际化的而不是只适合本地,并且演出与所有的观众都相关。

您如何描述您的创作理念?

我始终相信创作是一项不断发展、充满理想的集体努力下的工作,因为工作的素材、创意和人均出自于团体。太阳剧团 有组织的工作方式与我的制作公司 Ex-Machina 非常相似,素材均由演员共同开发。这就是为什么在这里我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当然,所有这些都起源于故事板,但您必须走得更远。与演员会面促使您探索不同的路径, 这些路径您可能从来未曾冒险尝试过。因为,要创建秩序您首先需要使其混乱,然后工作组再建立秩序。要开始进行工作,您需要一个心胸开阔的舞台导演,他还要对事情发展的方向了如指掌。

您如何看待太阳剧团 的演员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在剧团的工作?

太阳剧团采取独特的方式与观众进行交流、建立相互关系并传递其活力,演员扮演叙述者的 角色。演员是演出的杂技方面和观众之间的桥梁。演员组成了一个隔离墙,正如您在大歌剧院看到的那样。在那里,演员是中心舞台,在歌手和舞者之间,将形体表现和语言表达相结合。

演员还是很好的协调员。在创建 KÀ 期间,演员们帮助将我的思想转达出来,让其他艺术家了解人物的表演或戏剧方面的含意。我认为他们在太阳剧团演出的表演非常重要。

您觉得在与太阳剧团合作的过程中最刺激的事情是什么?

广泛存在的超越自我的强烈愿望。一般情况下,热爱运动和热爱文化总是难以调和的 — 人们通常喜欢一方或另一方。而太阳剧团却要设法调和这两个方面。

在这里工作最刺激的一点就是在演员身上表面出来的的超越自我理念。在这些经过体操培训的人们身上,体现着纪律性和专注性 — 有时甚至难以理解。对于舞台导演,使这些运动员和舞台演员一起合作表演非常令人振奋。

您对太阳剧团 将来的演员有哪些建议?

对于本行业要没有任何成见地进行表演。同样,杂技演员必须以开放的心态,演员必须要想到这与其它的演出是不相同的,并要将其提升到全新的水平。

还必须心胸开阔。在组团中,人们说着不同国家的语言,文件背景、技能专长也各不相同 — 因此对于演出持有各不相同的理念 — 完全一片混乱。为了继续进行工作,演员要像天线一样传播,他们需要展现自己的理念并开拓自己的领域。